首页 >> 反邪教之窗 >> 政策法规

充分发挥《刑法修正案(九)》在反邪教中的作用

发布日期:2016/05/14 来源:凯风网 作者:高峰

《刑法修正案(九)》对邪教犯罪的定罪和量刑做了大刀阔斧的修改,使我国打击邪教犯罪有了新的更有力的法律依据。刑法新300条织密了惩治邪教犯罪、限制和剥夺邪教犯罪人人身、财产、民主等权利的法网,使其成为带电的高压线,对于打击邪教犯罪、严防邪教渗透破坏、杜绝邪教组织发展壮大、斩断邪教组织资金运转、消减邪教组织闹事能量、挤压邪教组织生存空间等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那么,如何利用好《刑法修正案(九)》这把利剑呢?

9188615-1_e

一、充分有效发挥惩罚功能

刑罚是惩罚犯罪人的手段,以剥夺犯罪人一定权益为内容,同时包含国家对犯罪人的否定评价。任何刑罚都具有惩罚功能,这是各种刑罚的共性;不同刑罚具有不同的惩罚功能,这是各种刑罚的个性。对邪教犯罪人处以不同刑罚都会使其因受到严厉法律制裁和国家否定评价而倍感痛苦、深受煎熬,在自食恶果、痛定思痛之后就会考虑避免再次遭受类似痛苦,从而抑制重新犯罪。

第一,主刑的适用更利于高悬法治利剑,彰显法治权威。

通过对邪教犯罪人处以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拘役刑罚,剥夺邪教犯罪人身体自由,将其置身于监狱或者看守所,在一定期间与社会隔离开来,不致再对社会实施危害行为,从而维护社会管理秩序,净化社会政治环境,最便捷、最有效地实现保障群众安居乐业、社会和谐稳定、国家长治久安的目标。

通过对邪教犯罪人处以管制,对邪教犯罪人虽不予关押并留在原工作单位或者居住地工作或者劳动,但限制其一定自由,将其置身于公安机关的管束和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依法实行社区矫正,使其不易重新犯罪。轻刑邪教犯罪人纳入社区矫正,身处正常社会环境,人格尊严受损轻微,兼有亲朋好友劝诫与感化,有利于促进其思想转变和行为纠正,更可以防止其在服刑场所“二次感染”。

第二,附加刑的适用更体现处罚科学性,增强综合处置实效性。

通过对邪教犯罪人处以剥夺政治权利,依法剥夺邪教犯罪人一定期限参加国家管理和政治活动的权利,具有明显的政治性。具体讲,剥夺邪教犯罪人担任国家机关职务和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领导职务的权利,防止邪教犯罪人利用领导身份或者优势地位宣扬邪说、拉人入教、渗透破坏、扰乱秩序。剥夺邪教犯罪人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使邪教犯罪人丧失选举其代言人为人民代表等职务或者自身被选举为人民代表等职务进而参与国家管理的途径和渠道。剥夺邪教犯罪人言论、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禁止邪教犯罪人在公众场合发表反动性、偏激性、蛊惑性言论,禁止以文字、音像、绘画等形式出版作品并向社会传播歪理邪说和反动思想,禁止以一定宗旨并假借宗教名义组建非法社会组织,禁止通过集会、游行、示威形式表达反动意愿并借机挑战政策底线和法律权威。剥夺政治权利使邪教犯罪人丧失原有的一定权利,这既是对其利用原有职务和其他权利进行犯罪的一种有效的惩罚,更是一种理性的预防,防止其重新利用这种权利进行邪教犯罪活动。

通过对罪行严重的邪教犯罪人处以没收财产,将邪教犯罪人个人所有财产或者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的一部或者全部强制无偿地收归国有,剥夺其对部分或者全部个人财产的所有权。通过对罪行轻微的邪教犯罪人处以罚金,强制邪教犯罪人向国家缴纳一定数额的金钱,剥夺其对部分金钱的所有权。没收财产和罚金具有明显的经济惩罚性。通过剥夺邪教犯罪人的敛财所得和犯罪资本,斩断支撑邪教组织运行的资金支撑和物质基础,强化事半功倍、釜底抽薪的打击效果,或者使邪教犯罪人深切感受到丧失财产、剥夺剥夺者的痛苦,增强抑制重新犯罪的可能性。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1/3 [1] [2] [3] 
专题
消息
闽ICP备11004623号